【女装电商】衣蝠获700万Pre-A轮融资,要做女装类目下的网易严选

2017-5-17 20:30| 发布者: 金资网| 查看: 430| 评论: 0|来自: 猎云网| 查看评论


猎云网独家获悉,衣蝠已于近日完成由薛蛮子领投,上海势界跟投的700万Pre-A轮投资,衣蝠是一个女装类目下的F2C电商平台,平台上的供应链为那些为品牌加工过且自己有原创设计能力的工厂。第一个正式版本上线于2016年8月份,截至目前,注册用户在40万上下,最高日活近1万7,最高GMV为330+万。据悉,16年12月底,衣幅就曾获得薛蛮子与暴龙资本的天使轮投资。

“我从来不是一个追风口的人,我是不相信风口,讲白了,有一个最简单的话,曾国藩说的,’众争之地勿往’。风口就典型的是这种状态,但是问题是我们没有追风口,我们只是有一个平实的愿望,但是到了今年上半年,我可以明确的说,它会成为一个相当大的风口。因为我们这个过程中和很多大基金沟通过,他们有这种共识,供应链直达终端消费者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趋势,我自己的判断是,虽然我们没有在追风口,但是在1-2年内,这个方向一定会成为一个风口。”有着连续15、16年创业经验的“老兵”杨仕喆说道。

和杨仕喆沟通了很多,用几个短语来概括他,笔者大概会选择:传统出身、互联网思维以及善于操纵流量。

从毕业开始,杨仕喆就没有一次正式工作的经验:组建公司卖当时还很火热的Mp3,成立广告公司代理广告,做的虽然都是传统企业,但操纵流量的思维却全都是互联网,摸爬滚打许多年,直到进了女装这一非标品行业(与饮用包装水这种标品相比)的“坑”。


但其实在与杨仕喆的交流中,笔者还是能够捉到他工作过的小尾巴,只是像他讲的,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不算正式的工作:04年进入互联网圈,在四大门户时代,新浪还在为自己的文字链待价而沽的情况下,他帮39健康网卖了半年的广告,完成整个公司近1/3的业绩,“算是比较成功”。

半年过去了,杨仕喆从39健康网离职,并成立了自己的广告公司,起步阶段,专门代理39的广告,包揽了他们整个华东区的业务,同时完成了自己资金的原始积累;07年7月,他又去宁波做了一家广告公司,5个月时间内,靠着互联网思维成为当地最大互联网媒体的最大合作伙伴,凭借独家业务,垄断同种形态产品市场近2年;直到08年的金融危机,他关闭了当时因希望成为地区级互联网媒体的分众传媒而扩张的杭州和南京2座城市。

“广告做久了就老想做甲方”,他告诉笔者,自己唯一的梦想就是做甲方,为此他有2条路可以选择,媒体或者品牌,从后面推回来看,他选择了品牌。

事实上,在衣蝠这一项目之前,他还有过2次折腾。一次女装电商:曾进入当时还叫淘宝商城的女装类目前100名,但卖得好却仍旧爆仓给了他很大的冲击,为此砍掉了一个30多人的淘宝团队;一次女装品牌加盟:线上引流,线下整体输出。1年内线下加盟店开至近300家。

13年底,相比12年底,女装品牌加盟营业额下降40%,这意味着企业开始由正转负,作为一个传统企业的老板,杨仕喆必须要自救,衣蝠诞生的初衷便是为了自救他们的这一品牌。但在自救过程中,他发现,这是整个供应链的问题。


F2C是趋势

“如果我们能够把这个供应链的问题解决了,我们很有可能成为一个非常大的平台。”杨仕喆说道。

2013年下半年开始,经济进入新常态,老百姓购买力下降,衣食住行里,“衣”首当其冲,尤其是不断更新的快时尚女装;同时线上电商不断蚕食线下份额,加之中国房地产价格井喷,租金直线上涨以及人员成本不断增高,线下出现了关店潮。

F2B模式里,B(商家)成群结队的关店,对于上游的F(供应链)来说,业务量便成为了问题,大量F由盈利进入亏损状态。

F的反应是:服务线上呗。但F发现其间服务成本太高,线上B端客户要求:不压货、卖出去了再拿货、最好可以单件代发、七天无理由退换。这时候的服务成本大致约等于F2C,不同的是,F似乎成为了微商的供应链,F2C有兴起之势。

早于2013年,F2C一定不是一条很好的赛道,工厂的批发生意都做得很好,不会有工厂愿意去做散客,“但是从13年下半年开始,整个大的趋势是开始往F2C方向转,现在是,女装供应链如果有2C的机会,他们都愿意去做这件事。”杨仕喆说。

“做项目其实就是做趋势,从我们行业内人的角度来看,趋势是很明显的。”他说。

事实上,从2014年到2016年的上半年,杨仕喆在和投资人谈得还很辛苦,他要解释,为什么他要做F2C,其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到了现在,许多基金都达到了这种共识。从市场情况来看,不少F2C企业发展也确实不错:网易严选、找钢网、Wish……


衣蝠的逻辑是,整体包装按网易严选逻辑走,在这一基础上衣蝠将更进一步,通过算法,让对应的消费者匹配到对应的厂家,形成粉丝关系,在粉丝达到一定规模后,倒过来影响工厂的设计和生产,可以称其为C2F。

其具体做法为,通过爬虫,爬出女装销量前50的款式,然后通过相对应的标签找出同款厂家,由衣蝠买手团队实地考察筛选出其中为品牌加工过且自己有原创设计能力的500-1000家工厂,谈妥合作后上线厂家到衣蝠平台。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供应链是动态的,衣蝠将对供应链不断进行优胜劣汰。

平台内还有其推介算法:每家工厂及其对应服装都有有其擅长的风格、款式,衣蝠将为其打上相关标签,另外,用户在浏览商品本身时也会产生相应标签,在达到一定程度的情况下,衣蝠将为用户推送对应商品。

杨仕喆还告诉笔者,衣蝠未来还要做一件事,绑定用户及工厂号为粉丝关系:用户浏览记录表示这名用户喜欢某四种标签,那么他可以成为含这一标签的20家工厂的粉丝,除了得到最新款的推送外,用户还可以在线与工厂的设计部门进行沟通,当一个工厂的粉丝量达到一定程度后,可以形成良好的C2F模式。

核心团队方面,除杨仕喆外,公司即将到任一名杨仕喆花了大力气挖来的CEO(尊重创始人意愿,暂不透露);CTO有着10年的互联网项目经验;供应链总监本人是两个二线品牌的主设计师,本人也有跨境电商的经验。

为何屡获薛蛮子投资,或许平台模式轻是一亮点:衣蝠不会有压仓的烦恼。以微信公众号来进行一个类比,无数的写手每天在上面产生各种各样的内容,也因此,微信平台成了很好的信息获取平台,各种各样的文章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相当于女装各种各样不同的款式,在未来更好完善的情况下,衣蝠每天更新的新款大概可以接近1000款,并且全部是源头工厂。而衣蝠需要做的是,做好品牌的包装,平台的营销,这一点对于善于操作流量的杨仕喆大概不会是个问题。

最后,笔者了解到,衣蝠计划补融400-800万Pre-A轮融资。


最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